主页 > 中国聚焦 >听莫札特真的会变聪明吗? >

听莫札特真的会变聪明吗?

听莫札特真的会变聪明吗?
图片来源:freepik

听莫札特音乐会变聪明的实验缘起

莫札特效应是在1993年10月闯进了大众的意识,当时《自然》期刊(全球最顶尖的两家科学期刊之一,另一家是《科学》期刊)发表了一篇一页的文章,作者是罗契尔(Frances Rauscher)、萧欧(Gordon Shaw)和凯(Katherine Ky),这篇文章的题目看来四平八稳,〈音乐与空间推理的表现〉(Music and Spatial Task Performance)。 

萧欧出身物理学家,后来兴趣移转到神经科学,他和学生合作发展出一套数学理论,关于脑部神经元如何协同运作。热爱古典音乐的萧欧注意到,「古典音乐的数学结构」与「他的理论所预测的神经元电流活动模式」之间,具有某些相似之处。然后他又从他感觉到的这层相似处,做出另一项预测:单单聆听音乐,就可以强化脑袋功能─但必须是正确的音乐。萧欧相信,莫札特所作的曲子「最能与我们天生内在的神经语言起共鸣」,且具有最大的强化功能效应,就像他后来所写的,「莫札特的神奇天才,或许就展现在他的音乐作品充分利用了先天的大脑皮质语言。」

为了测试这个理论,萧欧雇用了罗契尔,他原本是专业大提琴手,后来转行念心理学。他们联手做了一个简单的实验,找来36名大学生,接受标準智商测验组合里的三项测验:图型分析、矩阵推理以及摺纸剪纸测验。在接受这些测验前,受测者分成三组聆听不同内容:分别是10分钟的莫札特 D 大调双钢琴奏鸣曲,10分钟的降低血压放鬆法指南,或是10分钟的寂静无声状态。

萧欧小组将这三项测验合併计算,称为「抽象推理能力」,并将它转换成智商测验里的得分,而一般大众的平均分数约为一百分。接着他们比对这三组情境下的受测者,发现静默组得分约为110,放鬆法指南组得分约为111,聆听过莫札特奏鸣曲的那组则得了119分。

于是,聆听莫札特似乎能让学生变得更聪明,提高约8到9分智商。虽然9分智商看起来很少,其实不少:一名普通人(定义是智力优于其他50%的人)在聆听过莫札特奏鸣曲之后,智力将会比其他70%的人高。这幺简单的10分钟古典音乐大补丸,要是能掌控其效应,将能推升一般学生的成绩,超越20%聆听放鬆指南或是享受沉默的学生,有可能将 B 等变成 A 等,或是将不及格变成及格。

媒体马上兴奋的报导这项科学新发现。「莫札特让你更聪明」是《波士顿环球报》的大标题。「聆听莫札特不只是爱乐者的乐趣,它也是脑袋的补品。」文章一开头就这幺写道。

萧欧、罗契尔和凯发表他们的论文还不满一年,音乐公司就已经开始利用这股爆红的知名度,推出标题为「灵机一动:智慧莫札特」(Mozart for Your Mind)、「莫札特让你更聪明」(Mozart Makes You Smarter)以及「用莫札特开发大脑」(Tune Your Brain with Mozart)之类的新 C D 。

讽刺的是,这些 C D 大都没有收录该实验所採用的那首 D 大调双钢琴奏鸣曲。但是这并不重要,它们的销售量还是直冲数百万。

与此同时,对音乐与认知有兴趣的心理学家也开始检验这项发现,它非常吸引人,因为之前从来没有研究显示,只要听听音乐就可以对智能产生这幺大的效益。

第一个发表有关这项发现的独立研究小组,是纽西兰奥克兰大学的史塔夫(Con Stough)团队。 和最初的实验一样,他们也採用莫札特的奏鸣曲以及静默环境,但是多加了一个新情境:舞曲,让一组受测者聆听十分钟节奏蓝调歌手欧尼尔(Alexander O’Neal)的Fake 88(House Mix版)和What Can I Say to Make You Love Me? (Hateful Club Mix 版)。30名受测者在经历某种聆听状态后,马上做一部分「瑞文氏高级图形推理测验」(Raven’s Advanced Progressive Matrices test)。

这项测验被认为是衡量一般智商的绝佳测验。史塔夫团队发现,莫札特小组的表现只比对照组高出大约1分智商,距离罗契尔所报告的8到9分智商,差太远了。一分差异,小到有可能来自认知能力测量的随机变异(random variations),或来自实验组与对照组的受测者之间的偶然差异(accidental differences)。别的研究团队也提出了类似的经验。

1997年,北卡罗莱纳阿帕拉契州立大学心理学教授史帝尔(Kenneth Steele),也带着两名学生做了2场莫札特实验,但还是一样,他没有发现任何莫札特效应。

次年,美国心理学会的旗舰期刊《心理学科学》(Psychological Science)发表了这些新结果,标题写着「莫札特效应之谜:无法複製」 (Mystery of the Mozart Effect: Failure to Replicate),而且该学会还发表了一篇新闻稿,标题是「揭穿莫札特效应的真面目」(Mozart Effect’ De-Bunked)。不过,在萧欧威胁要控告美国心理学会之后,这个标题立刻就被换掉,改成「莫札特效应受到挑战」(Mozart Effect’ Challenged)。

媒体与事后迷思,助长莫札特实验声名大噪

史塔夫、史帝尔以及其他人的研究没有受到太多瞩目,但是最初发现莫札特效应的文章却继续发挥影响力,左右社会大众甚至是公共政策。罗契尔还前往美国国会,在某个委员会面前,为她的发现做证。对于这个研究问题的首次发现,媒体超级重视,大肆报导,但是基本上却不理会其他比较晚出场的结果。这项偏见一点都不令人意外─名声总属于最早发现者,不会属于晚了几个月才抵达的人,也不会属于重複原始工作的人。但是即便在科学界,伟大与否的判断也是回顾性的,唯有历史才能呈现。当某项新发现被宣布时,或许很难要求新闻记者和其他观察家表态,「我现在先不要报导这个,我要等到它起码被别家实验室重複验证两次以上。」

莫札特效应为何能找到这幺多现成的观众?为何有这幺多人会帮自己的婴儿买古典音乐C D ,或是帮幼儿购买 D V D ?为何大家这幺愿意相信音乐和录影带能毫不费力的提高子女的智商?莫札特效应很高明的利用了我们的潜能错觉。我们全都渴望变得更聪明,而莫札特效应告诉我们,我们只要听听古典音乐就能更聪明。

我们已经提过,直到现在还有四成的人相信莫札特效应,即使这与科学证据牴触。如果有这幺多的人继续相信莫札特效应,不顾它已被揭穿的事实,那幺其他躲藏在心智能力背后,但没有受到如此严厉质疑的信念又如何?

其实对于任何宣称能处理複杂问题的简单疗法,我们都应心存怀疑,而且对于任何宣称不需费力即能养成的技巧,也应该要谨慎。

(本文摘自《为什幺你没看见大猩猩?》最新修订版)

听莫札特真的会变聪明吗?


上一篇: 下一篇: